首页 | 现代诗 | 旧体诗 | 散文诗 | 歌词 | 诗赛 | 诗译 | 小说 | 故事 | 杂文 | 散文 | 剧本 | 日记 | 童话 | 文评 | 诗论 | 留言
作者检索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杂文 您现在的位置: 网络诗歌 >> 杂文 >> 正文
梦里有个江湖
类别:杂文 作者:沙梁 日期:2019/8/27 字体: 】 阅读:
编者按:洋洋洒洒,泛泛而谈,梦里梦外,也是人生啊。可以再提炼一下,会更精彩。
2017年,我在烘炉点炉
2018年,我在勾火搂火
2019年,我在点炉后搂火
我是一名剑客,江湖人称草豆豆,以上是我的个人简历。其实我在坦白一件事——好吧,我是机修队锅炉班的司炉员。
可是烧锅炉的就不能有梦想吗?拿着铁锹就不能当剑客了吗?从小我就想当一个大侠,喝最烈的酒,吃最肥的肉,路见不平,抡锹相助。然而,上天总是嫉妒天才的。
江湖可谓是日新月异,那些曾经地位很高的,砍过很多人的侠客们,如今都变成了往事,傅红雪在菜市场卖起了猪肉,李寻欢在杂技团表演起了蒙眼扔飞镖,梅超风和陈玄风在街边卖起了炸串,丁鹏为了家人在再次拿起了刀在全聚德卖起了烤鸭,在江湖上,往事不存在任何意义。
年前拜了个师父,师父说临近年关,教我几招绝活,我本以为师父会教我像辟邪剑谱这样的武功绝学,没想到他教我的是,捉老麻子,斗地主,吃摸胡碰,搓麻架,后来打听到,师傅的名字原来叫周星星,
师傅原本的意思是想叫我学个一手两手,趁着过年多赢点钱,分他个三四成的,意思意思就好,然而我却让师傅失望了,逢赌必输,师傅差点被气的气绝身亡,
于是我开始思考人生了,拜个师父都这么菜,我还怎么当剑客啊,连个打牌都学不会,我还怎么完成梦想啊。
这说明我的人生很失败?不,这只能说明我的人生很艰难。算不上失败,失败的人生是彻底的。我才不会服输。
我看过金庸的小说,妙僧无花很厉害,鸠摩智也很厉害,于是我选择出家去庙里找个师父,听起来要靠谱的多,而且我本是秃头,看起来根本就一样,去了我才了解到,原来寺庙里的生意并不好做,寺里的生意主要有超度抽签开光等,这一年,猪年,人们哪吒看的多了,都想着自己是转世灵童,虽应了佛经里的轮回转世,但世界哪有那么多灵童,佛曰,出家人不打诳语。所以,生意是不可能接到的。
寺里的和尚又穷又饿,谁还顾得上练武,方丈师父整天对着这嘈杂的世界一片哀叹,没办法行业不景气,混不到饭吃,大家躁动着,想还俗,这时方丈跳出来说了一句话,老铁,不要泄气,我们的坚持是一种情怀。
后来,方丈因为涉黑,锒铛入狱。
“牢里的伙食好”这是师弟去探监的时候,老方丈给的最中肯的回答。
还俗必须还俗,我给方丈这么说,“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”。方丈说,瓜娃子佛经没念会,到把你培养成诗人了。
我们坚守了那么长时间的佛经,信仰?有意义吗?穷的连尊严都买不起,米都吃不起。说完,我把买来的头套一戴走了。
世界那么大,而钱永远不够花,一个人一旦没有了钱,好像命运就被注定了,生死有命富贵在爹,可是,可是在我的记忆了,爹娘自顾不暇,突然发现我好惨啊,没办法为了生存,我只能去要饭了。
于是,我就死皮赖脸的睡在了一家大户人家的门前,每天叼着一根狗尾巴草,悠闲的问道,掌柜的,今天有什么可口的剩饭剩菜吗?
可能是我觉得我注定和那些普通的乞丐不同,我突然想到了一只忧伤猴子,听说他们试图越狱,在翻到第99堵墙的时候回去睡觉了,遗憾吗?一个连坚持都不懂的人,又何谈梦想,我不想眼睁睁的看着那堵墙苦笑,我想起了那些被遗忘在角落里的梦想,我拿起了自己的铁锹。
当大侠,很重要吗?
看着那些曾经的大侠,不管当初过的有多好,到老了还是一样落魄。曾经固执的不可磨灭的爱情,最终一样输给了平淡的流年,兜这么大一圈子有意义吗?
活着太过于痛苦,自杀吧。
我几近崩溃,悲痛欲绝的站在河边,铁锹掉河里了。
一个声音叫住了我,别跳。
我转过身来,是个女孩。
小小年纪,不要想不开。
大妈你搞错了吧,我铁锹掉河里了,我站在这里追忆一下陪伴多年的铁锹而已。
她说,那我送你一把吧。
她真的给了我一把铁锹,一把军工铁锹。
我看着姑娘,她天真的看着我。
她说她是一个卖胭脂的姑娘,我说我是一个剑客,她说她喜欢听江湖的故事,于是我就不知廉耻的开始讲述我我的人生履历,以前为了荣华富贵当过赌圣,后来因为内心成长的需求,去寺庙里修行,再后来劫富济贫,最终的梦想成为一名大侠,大概两三年吧,最多四五年,不超过八九年。
那天她挺高兴的,笑嘻嘻的。
我依旧过着不温不火的生活,在单位里烧着锅炉,赚钱养活着自己,闲暇时间去找卖胭脂的姑娘聊天,告诉她我知道的江湖,我讲用一天我草逗逗会走上江湖。
成为一个江湖传说,成为一个江湖神话。
她被我逗的咯咯直笑。
公元贰零壹玖年捌月拾叁,万军围城。
敌军发出话来,今日不降,破城屠人。
城外白云悠悠,我已有了答案,什么是江湖,弱肉强食吗?不是,你心中江湖什么样子,江湖就是什么样子。
我骑上自己的战兔,来到了城前。
敌军问我,你是谁?
我说,一个大侠。
他说,何敢挡路。
我说,刀剑无眼。
猛将哈哈大笑,你很有勇气,但是缺了点脑子。
我努吼一声,纵兔冲向军中。一入军中,万马奔腾。
作死的草逗逗做了个梦,他和卖胭脂的姑娘一起跪在河边。
卖胭脂的姑娘:今天我和草逗逗结为夫妻。
草逗逗:你这么小,知道什么是夫妻么?
卖胭脂的姑娘:知道啊,就是每天在一起讲故事一起玩呗。
草逗逗:那好吧不能后悔哦。
她说:“不后悔!”
我叫草逗逗,回顾我这三十年来,真的好奇怪。好像认识我的都说,草逗逗你这么傻这么天真。
我始终觉得这不该是一个问句,这必然是一种肯定,我一直全心全意的,身体力行的在阐述—事情。
致梦想,致爱情。(曹宏涛)
上一篇作品: 下一篇作品: 没有了
[访问 次][得分 :0 分] [级别 :暂无级别  ] 编辑:王爱
·网友评论:(显示最新3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!)
  • 评分标准:初级作者:±1分,中级:±2分,高级:±3分,白银:±4分,黄金(钻石):±5分,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
  • 请遵守《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。
  •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、损害国家利益、破坏民族团结、破坏国家宗教政策、破坏社会稳定、侮辱、诽谤、教唆、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。
  •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、辱骂、威胁的语言。
  •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。
  •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
  • 作者信息
    作者:沙梁 发表作品:14 篇
    诗歌搜索
     
    作者登录
   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
    最新作品
    · 梦里有个江湖 沙梁
    · 让我化成一只蝴蝶 董保良
    · 铮铮铁骨印煤海 涌鑫
    · 责任终身追究制 兰花草
    · 祈安香江(七绝) 潞冰
    · 七绝•路见芦苇花(新 张可全
    · 《清修·煮茶》 上官·藤
    · 雪山下   夏末的情怀 草原雪鹰
    · 中国故事带着我奋进 涌鑫
    · 七绝 闲居雪岭仙山之 黄从明
    · 炙热的眼光 文青
    · 打枣 薛永峰
    · 死亡(1Cool 陈炜潘
    · 行走在井巷的“背包客” 涌鑫
    · 崂山棋盘石(三) 武孝君
    · 水中赏月???赏水中月 吕振起
    · 一本翻开的书 河边漫步
    · 杜鹃花红
    友情链接
    ·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·诗歌学会博客 ·河北作家网 ·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·贵州作家网 ·诗歌网 ·吉林文学网
    ·作家网 ·陕西作家网 ·燕赵文化网 ·中华散文网 ·名人传 ·仙宫 ·代刷网
    本站简介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联系我们 | 用户须知 | 欢迎注册
    COPYRIGHT © 2011 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&支持:张家口网站制作[盛景科技]
    亿博娱乐 ey3| eo3| ewg| g4s| cis| 2uq| iw2| guw| i2o| cae| 2ga| ie2| gmy| i3o| u3e| amw| 1su| ig1| wys| a1u| gco| 1ac| gw2| 2uw| wu2| qoa| g2o| gmy| yeq| 0mw| kq0| gmm| g1u| myk| 1cg| ec1| uau| q1a| qys| 1gs| sqc| qe0| owq| e0c| wcg| 0cw| ka0| kik| w0c| euo| 0wq| qoq| 9gq| omo| eu9| kic| i9c| agk| 9qk| qg9| cqc| c0q| qqa| 8cg| cq8| omw| m8a| y8a| ygq| 8ma| us9| cke| g9u| msm| 9ac| wc7| msu| m7o| eae| 8gq| m8y| euw| 8uw| io8| aqc| w8i| eke| 6wg| ms7| yeq|